盘点拍卖过亿的近现代书画作品震撼的不止是价格!!!

近现代书画作品一方面大众认知度高,如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吴冠中等大师级人物。题材上大多以表现祖国大好河山或劳动人民为主,在艺术表现上继承传统、融汇中西、大胆创新,作品尺幅巨大,除了作品本身价值外,还有一定历史或政治意义。

2017年12月17日,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拍“震古烁今——从北宋到当代的中国书画”专场中,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以8.1亿元落槌,加佣金9.315亿元成交,成全球最贵中国艺术品。

《山水十二条屏》是齐白石创作于1925年的作品,每一条屏纵180厘米,横47厘米,分别为《江上人家》《石岩双影》《板桥孤帆》《柏树森森》《远岸余霞》《松树白屋》《杏花草堂》《杉树楼台》《烟深帆影》《山中春雨》《红树白泉》《板塘荷香》,每一幅作品都是在描写他的家乡。

业界通常认为,齐白石一生只画过3套十二条屏,一套就是此次拍卖的作品;一套是1932年为四川军阀王瓒绪所绘,现收藏于重庆博物馆;第三套却下落不明,主流说法是它被齐白石在湖南老家换取了40亩田地,也有专家说关于第三套的内容收录在某些版本的齐白石年谱中。

在行家看来,这套十二条屏在齐白石的创作生涯中具有重要地位。1917年至1927年是齐白石的10年“衰年变法”时期。所谓“衰年变法”,是指人到暮年又在改变原有的模式和方法。由此,1925年的这幅画作品,被认为是齐白石风格转型期最具代表性的山水作品。

2018年9月30日,香港蘇富比2018年秋拍“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在香港会议中心举槌。当晚,赵无极平生尺幅最宏大的油画《1985年6月至10月》以咨询价形式上拍,以3亿港元起拍,4.5亿港元落槌, 加佣金最终以510,371,000港币成交。

此次晚拍,苏富比推出赵无极平生尺幅最宏大的油画《1985年6月至10月》,此乃艺术家应建筑大师贝聿铭之邀请,为新加坡莱佛士城特别创作之超巨型三联屏,堪称空前绝后,尽显盛年思想精髓与创作魄力,赵无极毕生创作的巨幅三联屏不过二十幅,极为难得。

《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为历年公私所见齐白石绘画及书法尺寸最大的一幅,画作纵266厘米,横100厘米,所匹配的篆书“人生长寿,天下太平”对联,单幅纵264.5厘米,横65.8厘米。

画面气势宏伟,有松柏围英之喻。与之匹配的篆书四言联,则浑厚自然、端庄大气,且文意极佳:“人生长寿,天下太平”,堪称齐白石书画之绝精神品。

黄宾虹一生九上黄山,《黄山汤口》绘于1955年,这年黄宾虹92岁,患有严重的眼疾,他凭着记忆勾勒出了“黄山汤口”,是其绘画生涯中的绝笔巨制。作品流传有序,曾是黄宾虹知交陈叔通旧藏。

2017年6月19日当晚,黄宾虹《黄山汤口》现场以7200万元起拍,以100万的竞价阶梯交替上至7500万,现场一买家直接叫价1亿元,随后更是以1000万元的竞价阶梯上升,在场内多位买家之间展开竞争,现场呈现一片胶着状态,最终杀至3亿元落槌,加佣金以3.45亿元成交,刷新黄宾虹作品拍卖纪录。

1964年创作的大幅《万山红遍》,北京保利2012春拍2.9325亿元拍出

2012年6月3日晚,北京保利2012春拍近现代书画夜场中,李可染《万山红遍》加佣金后以2.9325亿成交,刷新李可染个人拍卖纪录。

创作于1964年的《万山红遍》是成就李可染在中国近现代画坛地位的里程碑式作品。该画题材取“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诗意而成。1962至1964年之间,李可染偶得半斤故宫内府朱砂,大胆尝试用朱砂写积墨山水,创作了“万山红遍”题材。

七件《万山红遍》中,尺幅最大的三幅,一幅现藏于北京画院;一幅应荣宝斋之邀,为建国十五周年大庆所作,现藏于荣宝斋;第三幅就是这幅,堪称李可染积墨山水艺术创作的巅峰。

在2018年11月20晚举行的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暨25周年庆典拍卖“大观”夜场,此前备受关注的潘天寿指墨巨构《无限风光》以2亿元底价起拍,经多轮激烈竞逐,被电线亿元成交,成为大观夜场第二个亿元标的,刷新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

吴冠中曾说:“潘天寿的绘画是建筑,他的营造法则是构建大画的法则,他的大幅作品是真正的巨构,中国国画家中,真能驾驭大幅者,潘天寿是第一人。”为克服明清以来日渐羸弱的文人画风,潘天寿以“一味霸悍”、“强其骨”为艺术追求,结合乃师吴昌硕金石入画的倡导,为传统花鸟画开辟出新的强健格局。

此画取《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诗意:“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该诗最早发表于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毛主席诗词》,潘天寿的《无限风光》于同年创作,翌年7月在《人民画报》刊载。

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行的中国嘉德2015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中,潘天寿博物馆级巨制《鹰石山花图》以估价待询方式上拍,最终以2.43亿元落槌,加佣金后成交价达到2.7945亿元,创潘天寿个人作品拍卖新纪录。

此幅《鹰石山花图》是集中体现潘天寿艺术风格、艺术主张的代表性作品,自成画以来便为世之所瞩,各方展览、著录前后计约二十余次。《鹰石山花图》舍去了文人画逸笔草草的随性,在反传统呼声此起彼伏的大环境下,最大限度地将传统养分与时代精神相结合,开拓出全新的花鸟画创作体系。

2011年12月5日晚,北京保利“近现代十二大名家书画夜场”中,徐悲鸿《九州无事乐耕耘》以2.32亿的价格落槌,加佣金为2.668亿。

《九州无事乐耕耘》是一幅农耕题材的作品,这种人与动物相结合的宏幅巨制在徐悲鸿的创作精品中是极为罕见的。1951年郭沫若在莫斯科被授予“加强国际和平斯大林金质奖章”。徐悲鸿获悉后,抱病为郭沫若绘制了这件150×250cm的宏幅巨制。作品含有巧妙的用意;郭徐二人同为儒臣,却同样有颗为国民奔走呼号的文人侠客之心,以此砥砺,共同为建设新中国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这幅作品是徐悲鸿与郭沫若两位近现代文化名人深厚友谊的见证。

该画不仅是徐悲鸿在1949年后最大的一幅作品,而且他把土地改革、抗美援朝等时政题材寓于其中,可谓其晚年代表作。作品完成后,徐悲鸿便立刻送给了郭沫若,属国家一级文物。

2016年6月4日晚,傅抱石巨作《云中君和大司命》现身保利春拍,最终以2.3亿元成交,刷新了傅抱石有史以来的纪录。

这件由傅抱石于1954年根据郭沫若《屈原赋今译》的内容,以屈原《九歌》中云中君与大司命两位神话人物为题的创作。按照郭沫若的说法,云中君和大司命是一对恋人,其中,云中君为掌管风雨雷电,是“与日月兮齐光”的云神;大司命掌管寿命长短,是“乘清气兮御阴阳”的寿神,傅抱石将二者结合入画,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创作手法。

这不仅是傅抱石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人物画,更在近代美术史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

2016年香港苏富比推出的张大千晚年力作《桃源图》,拍出了2.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2.254亿元)的高价。

全幅高约七尺,上方几近满画,以极厚重的石青石绿等矿物颜料,反复泼洒,层层堆叠。从该画中可看出大千泼墨和泼彩的结合可谓驾轻就熟、炉火纯青。画面下方留白,近岸处醒以桃花数丛,嫣红,烂漫怒放,清香袭人,旁有渔翁钓艇,似入桃源之境,这样的景象也是张大千毕生所求。

常玉一生都极为坎坷,他的静物作品是他内心世界的一面镜子,画中的花朵大都孤单无力,残花败韵、强撑姿色,像失去母亲的孩子般孤单寥寂,无依无靠,直叫人有“残月伴秋寒,冷冷清清”的凄凉感。

创作于1997年的《周庄》长度近3米,是目前市场上吴冠中尺幅最大的油彩作品。在著作《画眼》中,吴冠中曾详细记录了《周庄》的创作过程。1985年他与夫人朱碧琴首次前往周庄,因赞叹当地美景,创作不少以此为题作品,仅题名或画中有“周庄”字眼的素描就多达16件。此前亦有多件吴冠中周庄题材作品拍卖,但价格都不及此件。

2011年11月13日,中国嘉德秋拍夜场《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在北京国际饭店开拍,齐白石《山水册》以1.94亿价格成交。

《山水册》是1931年齐白石为著名碑帖鉴赏收藏家文素松所作,共十二开,每开34.5×35厘米。此册自署标题者八幅,即《朝阳》、《放牛图》、《苍海烟帆》、《阳羡山水》、《月明人静时候》、《雨后》、《荒山残雪》、《柳浦秋殅》,未署标题的四幅,根据内容可命名为《古木寒鸦》、《荷塘游鱼》、《沙渚鸬鹚》、《山上人家》。册页的题材,大体源于白石老人的远游印象和家乡记忆,画法则来自前人图式和写生基础上的创造。

李可染最后一幅《万山红遍》,荣宝斋旧藏,2015嘉德秋拍以1.84亿元拍出

2015年11月15日,中国嘉德2015秋拍“大观之夜——近现代”专场上,李可染的画作《万山红遍》拍出1.84亿元天价。

创作于1964年的《万山红遍》是成就李可染在中国近现代画坛地位的里程碑式作品。该画题材取“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诗意而成。1962至1964年之间,李可染偶得半斤故宫内府朱砂,大胆尝试用朱砂写积墨山水,创作了“万山红遍”题材。据考证,“万山红遍”共有7幅存世。

2010年12月10日在北京瀚海秋拍中,经过30余轮的激烈竞争后,最终成交价1.71亿元。

《巴人汲水图》高300厘米,宽却仅有62厘米。徐悲鸿1937年流落重庆,映入其眼帘的第一道风景线即是一行行挑水的汉子,他们那吃力的步履和被水桶压弯的扁担,使徐悲鸿深刻地感受到那份生活的艰辛,和生活在这块土地的重庆人世代相传的抗争精神。

2011年7月16日,西泠2011春拍“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中海派代表人物任伯年的《华祝三多图》以1.45亿元落槌,加上15%佣金,最终以1.67亿元成交。

《华祝三多图》是任伯年已知的单件最大尺幅、最具代表性风格的作品,被称为“任伯年之王”。从题材上来说,《华祝三多图》是为上海富商方仁高七十大寿所作,“三多”,指多福、多寿、多子,人们通常以寿桃或者其他清供图代替绘之,而任伯年蹊径独辟,选用古代典故,把寿星比作古代的帝王尧。

该幅由画家写赠张学良长女张闾英及女婿陶鹏飞伉俪,一直为其家族保存至今,经过50多口叫价后,终以1亿6,300万港元成交,膺全场最高价拍品。此外,手卷、册页广受藏家追捧,多件备受瞩目的拍品皆超出估价多倍成交。其中李研山《曲江池馆图》更刷新了画家拍卖纪录;吴冠中的《新疆白桦林》及香港旧区写生《得云茶楼》亦引起激烈竞投,同以逾高估价两倍成交。

2017年6月19日晚,潘天寿《耕罢图》以咨询价的形式上拍中国嘉德2017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8800万元起拍,以1.382亿元落槌,加佣金以1.5893亿元成交,成为目前为止潘天寿第三件过亿拍品。

画家“取材”,往往是情性的寄托。古人所谓“乐山”、“乐水”、“岁寒三友”或“四君子”,都是在拟人化的表现中,赋予作者的个性。潘天寿先生出生农村,幼时放过牧。他有感于水牛的强骨凝重和壮伟而驯朴的品性,先后有大幅“耕罢”变体数件,都是不同时期的精品力作。其中指墨二横幅。尤其一幅1961年所作笔画大轴,笔墨酣畅浑厚。

这幅作于1958年的《耕罢图》,清健沉雄,精严阔大,不仅反映了潘先生的艺术个性和造诣,也体现了中国画艺术表现的特征。

2011年5月31日,香港苏富比拍卖行举行的“梅云堂藏张大千画”专场拍卖会上,张大千作于1947年的设色纸本立轴《嘉藕图》经过多轮叫价,以1.9106亿港元成交价,创张大千作品世界拍卖纪录。

作于1947年的设色纸本立轴《嘉藕图》长约1.84米、宽约0.9米,以荷花入画,寓意佳偶天成。画中精工细致的描金朱荷,在墨绿渍染的田田茂叶的衬托下,富丽堂皇而无匠俗之气,浓荫中的双栖鸳鸯色彩斑斓、悠然自得。全画气度宏大、层次井然,是张大千泼彩泼墨画法的代表作。

2011年11月19日,备受瞩目的吴冠中巅峰之作——《长江万里图》在北京艺融秋拍现身,起拍价为8000万元,经过多轮竞价,最终以总成交价1.495亿元(含佣金)成交。

吴冠中《长江万里图》打破了油画二维平面的创造范畴,以中国传统的手卷形式展开内容,将时间和空间融合于一,作品的叙事性和画面的形式美感得到完美结合,不仅表现了吴冠中高超的西画功底,同时也将西画技法与传统的“江山卧游”概念相结合,彰显了吴冠中这一时期对油画艺术和水墨艺术卓有成效的探索。

2019年3月31日晚,香港蘇富比2019年春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共有39 件精品上拍。其中,吴冠中1974年所创作的巨幅《荷花(一)》以1300万港元起拍,经过10余分钟的鏖战,以及60余口加价,以1.13亿港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3077亿港元成交。(拍前估价:HKD 1500万-2500万港元)也是为吴冠中油画的第三高价。

由于物资匮乏,吴冠中在文革期间主要以小黑板改装的木板创作油画,使用画布极为珍惜,都留给创作最精彩作品。按《吴冠中全集》及公开拍卖纪录统计,吴冠中在文革期间创作的油彩画布不过三十幅左右,而画幅超过一米的,几乎全是为博物馆或国家委托之作品,《荷花(一)》尺幅达120.5 x 90.5公分,是艺术家当时绝无仅有为自己创作的最大幅布面油画,纵观全球公共机构收藏的吴冠中作品,亦无如此题材,可以想象艺术家创作本作之时的无比热情。

吴冠中画花,极少画室内瓶花,而喜以植根土地、生命力充沛的花卉入画,其拔地仰天、卓立世间的姿态,实乃个人性格之投映;由此可见,吴冠中的花绘并非传统意义上之「静物」,而是要透过新鲜活泼的自然景观,体现自己的生之热情。自1972年回归北京开始,艺术家多次前往位于海淀区的紫竹院公园写生,画下一系列荷花作品。

书画大师黄胄的作品《欢腾的草原》在北京保利2013秋季拍卖会近现代书画夜场中以1.288亿元成交,大幅刷新黄胄作品个人拍卖纪录

黄胄(zhòu)绘制于1981年的《欢腾的草原》,表现的是新疆柯尔克孜族人民正在进行传统体育项目一一“马上较力”的活动场面。画面描绘了七位女性人物、九条牧羊犬、七十多匹骏马,如此众多的表现对象,画幅尺寸达到惊人的46平尺。如此精彩的巨幅作品在黄胄的绘画生涯是非常少见的。

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行的中国嘉德2015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中,李可染作于1976年的《井冈山》以2800万元起拍,经过几十次的激烈竞价,最终以1.1亿元落槌,加佣金后成交价达到1.265亿元。

此幅《井冈山》创作于1976 年,是李可染为日本“唐人馆”创作的名件;是李可染变“写生”为“意构”,化“写境”为“造境”的典范之作;亦是新中国革命圣地山水的经典巨制。

李可染的巨制《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是李可染晚期山水画杰作,是继《万山红遍》后完美体现李家山水图式的又一经典,经过多轮叫价竞买,最终以1.265亿元挺进“亿元俱乐部”。

此作创作于1978年,画面右上角题“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九字,“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句出魏晋南北朝《世说新语》,乃晋顾恺之形容会稽山川之秀美。画中峻岭蜿蜒,气势浑然,画面整体给人深厚凝重之感,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艺术风格。画面右上角与右下角分别盖有钤印“李、可染、在精微、河山如画”。

1978年,李可染以此题材写有巨制两幅,皆近六尺整幅大中堂,堪称“千岩万壑”入画之始。本幅署“一九七八年一月”,另一幅署“一九七八年岁始”。李可染对待每件作品态度都十分严谨,对于完成的作品,重新审视时,如稍有未符其意者,必会亲作修改,有的甚至会挖去局部,重绘补上。

王鲁湘在《过山遇雨——浅析李可染1978年作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一文中,表示李可染创作于1978年的《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是完美体现李家山水图式的经典力作之一。

中国嘉德2012春季拍卖会5月12日举槌,在晚8点进行的“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中,革命圣地山水巅峰巨制李可染《韶山》作为压轴拍品,以1.24亿元成交。

李可染《韶山》曾是1996年秋季中国嘉德《新中国美术作品》专场的封面作品,该作品创作于1974年,尺幅巨大(141.5*243.1cm),构图完整,经过多次加工,成为李可染的经典构图和革命圣地山水创作的集大成之作。

2011年6月3日晚间,北京保利春拍《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吴冠中重要书画作品》专场在北京亚洲大酒店开拍。吴冠中经典作品《狮子林》以5000万起拍,以1亿元的落槌价被7215号买家收入囊中,加上佣金后的成交价为1.15亿人民币。

该幅作品是吴冠中点线色彩系列中留存在民间的尺幅最大作品,甚为难得。画中假山均以线条勾出,直线、折线、曲线及弧线等等的组合,雅致大方,变幻莫测。假山形状各异,有的玲珑剔透,有的气势磅礴,有平易近人之情,有光怪陆离之状,千奇百怪,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2018年12月6日晚,北京保利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开槌,吴冠中1994年以油画创作的《双燕》以9800万元落槌,加佣金1.127亿元成交。

齐高的山墙,弧形的乌檐,江南的粉墙黛瓦畔,一双春燕飞来。宁波人是否有似曾相识之感?没错,这正是宁波月湖的景色。根据吴冠中先生叙述考证,《双燕》的原型极有可能就是宁波的花屿袁宅。1988年时,吴冠中终于将其绘成一张四尺整纸的水墨画。他给这幅画取名“双燕”,就是因为画面上方有一对燕子在飞翔。

6年后的1994年,吴冠中又根据纸本水墨《双燕》重新创作了一幅油画。这幅油画的尺寸与水墨画大体相当,构图也基本一致,只是细节上略有变化。水墨画中的双燕在古树左侧,油画中移到了右侧;水墨画中黑瓦之上的马头墙的位置也进行了调整。

在2010年11月22日进行的嘉德秋拍“长征——大师们的笔墨征途”专场中,李可染水墨巨制《长征》以1.075亿元人民币成交。

此幅作品作于1959年,是为了纪念建立新中国十周年以毛主席诗词进行的大型创作初稿。画中,景物横向展现,重山叠积,参差错落,雄奇壮丽。红军队伍沿狭窄山路从左往右横越画面。画家成功地将诗词中的革命豪情与浪漫色彩视觉化。全幅结构规整,笔墨精严,气象万千。

在2010年的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张大千的《爱痕湖》以900万的起拍价,最终拍得了1.00080亿元的天价。

《爱痕湖》为张大千1968年所作巨幅绢本泼彩,描绘的是远眺瑞士亚琛湖所见。这是张大千化用西方抽象派艺术与中国传统文人艺术的水融之作,也是以现代的语言对北宋以来山水画的现代性“翻译”,不仅是张大千的艺术臻于化境的象征,也是中国传统艺术最成功的“现代性突围”。

曾梵志《最后的晚餐》于2013年苏富比亚洲40周年晚间拍卖会上,以1.8044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42亿元)成为首件过亿的亚洲当代艺术品,刷新了他的个人纪录。

《最后的晚餐》创作于2001年,形式上借鉴了达芬奇《最后的晚餐》,耶稣及十二个门徒,被换上戴上面具、吃着西瓜及系红领巾的少先队成员。《最后的晚餐》是对经济日益发达的中国的一种隐喻,红领巾是代表了的理想,是“集体主义”的象征,而原作中的犹大,则由一个戴着金黄色的西式领带的人物饰演。

2013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板块中,曾梵志的《协和医院系列之三》三联画从6500万港元起拍便引起现场竞争激烈,最终一位电线亿港元落槌价竞得,加上佣金则是1.13亿港元。

《协和医院系列之三》创作于1992年,为曾梵志刚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时的大型早期风格代表巨作。画中描绘了医院中病人能独立活动、较乐观的一面,包括了以下画面:病人井然有序地排着队准备用餐,病人正接受输血其中有些还悠闲地抽着烟,以及病人依序向医护领药而去,逐渐走向康复的未来。画中的人物,无论是各类医护人员还是病人,他们的头、手都被突出、夸大。这件作品绘画风格直接引发出曾梵志下一个阶段的“面具”系列。

2014年4月7日晚,保利香港2014春拍“太璞如琢——崔如琢专场”举槌。其中,崔如琢作与2006年的手卷《丹枫白雪》以8000万港元起拍,经过多轮竞价后以1.6亿港元落槌,创艺术家个人世界拍卖纪录。

北京保利2017年秋拍上,崔如琢指墨山水《指墨山水十二条屏》2.415亿元成交。

该作品由巨幅六条屏组成,整幅达两百三十平尺。画面中呈现一片银装素裹,山脉延绵,以连贯的气息,呈现出一种‘大道’的美学,特别是画面中自生自融的状态,真正体现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大气与自然,让山川古朴磊落,感通古今。将东方哲学的辩思境界,以视觉化的水墨语言,娓娓道来。

2011年11月29日,崔如琢的国画巨作《盛世荷风》在佳士得2011秋季拍卖会上以1.28亿港元高价成交。

《盛世荷风》一组八幅,是崔如琢的传统水墨巨制,估价就高达4000万至6000万元,在香港佳士得秋拍现场引起多名藏家的争夺,最终以1.28亿元成交。崔如琢的荷花题材作品也一向是重量级藏家追逐的对象。其笔下荷花落落大方,娇艳而不媚,沉着而不浮,生动而不匠,既充分体现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积淀,又蕴含着灵动鲜活的时代气息。

学绘画最重要的,要精读两本书,第一本是“大自然”(包括社会),第二本是传统(包括历史),任何大学问家都要读这两本书,离开大自然和传统是不可能有任何创造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