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安徽凌家灘遺址:玉石文化獨樹一幟

在安徽省馬鞍山市含山縣縣城向南約40公裡處的一個幾公裡崗地上,5000多年前孕育了中國史前三大玉文化中心之一的凌家灘文化。

6月11日,凌家灘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墓葬祭祀區。當日,記者跟隨2020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安徽省主場活動來到安徽省含山縣凌家灘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探秘長江中下游巢湖流域迄今發現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新石器時代聚落遺址——凌家灘遺址。 中新社記者 張強 攝

11日,記者跟隨2020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安徽省主場活動來到凌家灘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探秘長江中下游巢湖流域迄今發現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新石器時代聚落遺址——凌家灘遺址。

1985年秋天,含山縣長崗村村民在崗地上挖坑葬墳過程中,發現了一些玉器,便報告給當地文物部門。經過試發掘和專家論証,1987年,凌家灘遺址考古發掘大幕正式開啟,凌家灘遺址的神秘面紗被逐步揭開。

經過30多年的發掘,總面積超220萬平方米的凌家灘遺址,發掘面積共4780平方米,發現祭壇1處、墓葬68座、環壕2處、大型紅燒土塊遺跡1處﹔出土文物2200多件,其中玉石器等珍貴文物1100多件。

6月11日,考古人員攜當地村民對凌家灘遺址紅燒土遺跡片區進行清淤。中新社記者 張強 攝

截至目前,安徽已完成凌家灘遺址區域系統調查面積300余平方公裡,勘探面積100萬平方米,發現田王、李崗、單王橋等遺跡點,進一步明確凌家灘遺址整個聚落的結構、社會組織、經濟形態和人地關系。

安徽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教授吳衛紅舉例說到,在凌家灘出土的玉人身上發現了直徑比發絲還細的微孔,而且所有鑽孔的摩擦痕都十分規整、平行,這在當時是怎麼做到的,現在還不得而知。“有的玉人不僅穿衣戴帽,而且佩戴首飾,這顛覆了我們對遠古人茹毛飲血、光膀打獵的傳統認知。”

吳衛紅說,凌家灘遺址在中華文明起源和形成過程中具有標志性地位,在玉器的多元材料、磨制與切割技術、肖生玉的復雜類型、陰刻線琢磨工藝、原始宗教信仰和“天地四方”的概念等許多方面獨樹一幟,成為東亞遠古文明手工業技藝的標竿和驕傲,同時對當時氏族社會的組織結構與國家形態的出現,產生了重大影響。

6月11日,凌家灘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文物修復師修復凌家灘遺址出土文物。中新社記者 張強 攝

走進凌家灘考古遺址公園,裡面有凌家灘墓葬祭祀區、研學旅游基地、文物陳列館、文物修復中心等,全面展示了凌家灘遺址的前世今生。

近年來,中國各級文物部門斥巨資打造了凌家灘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吳衛紅認為,“30多年發掘4000多平方米,揭秘凌家灘遺址還需要幾古人的繼續努力。”

近日,安徽凌家灘遺址發掘工作再次啟動,主要發掘地點位於崗地南端的紅燒土密集分布區。記者在紅燒土考古發掘現場看到,數十名身穿紅色馬甲的考古工作人員在對紅燒土層進行清淤。不遠處是三三兩兩的民居。

凌家灘遺址考古發掘現任領隊張小雷介紹,本次發掘面積500平方米,採取分段揭露的方式,即每隔10米左右布一條長30-40米、寬2米的長探溝,以了解宏觀布局。同時按照中國國家文物局的審批意見,揭露至紅燒土層面即停止下挖,組織相關領域專家論証后研究提后續工作思路。

該項發掘作為長江流域5處區域中心聚落之一被納入到新一輪“中華文明探源研究”課題。

張小雷說,有專家猜測凌家灘遺址是一座古城,這次發掘的紅燒土區域,可能是一處大型的公共建筑。“這些說法都需要對凌家灘遺址整體布局的摸底和進一步發掘,這也是下一步我們的工作重點。”(張強)

飛向藍天的“卓瑪”(身邊的小康故事)“卓瑪,飛機能飛多高啊?”“卓瑪你去過哪些城市了?”……每次回家,格茸卓瑪仿佛是村裡的“明星”。 格茸卓瑪的家鄉在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裡拉市小中甸鎮團結村。這個很多人沒有坐過飛機的村子,卻走出了一位在飛機上工作的女孩。 作為東航…【詳細】

雲南新增19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人民網昆明7月27日電 (符皓)據雲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通報,7月26日0時至24時,雲南無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新增境外輸入確診病例19例、無症狀感染者3例。確診病例治愈出院2例(境外輸入),無症狀感染者解除隔離醫學觀察2…【詳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