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那两位印在第四套贰角人民币上的女孩她们过得如何?

一路走来我们历经了许多岁月变迁,看惯世事变幻,许多我们熟悉的东西都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杨慎的《临江仙》写道:“白发渔樵江渚上,观看秋月春风,一杯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对于世事变迁,人们往往只能一笑而过,留在记忆中的也只能默默回忆,毕竟一个事物总会消失。

人民币的版式也不会一成不变,人民币发行已有71周年,迄今为止一共发行过五套人民币,这些人民币对于家中的长辈来说可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回忆,见证着国家的变迁。现代便利的社会,负担着支付职能的纸币已经很少出现在人们的手中,更多的是更加快捷方便的移动支付。

人民币上印刷的都是我国祖国大好河山和一些具有特殊意义的地点,第五套人民币上五十元纸币上印刷的是我国西藏自治区的布达拉宫,代表着民族团结。但是代表着民族团结的人民币绝不止这一张。

第四套人民币中的贰角,上面印着两位俏丽的少数民族姑娘,依稀还记得我们这一辈人还小的时候贰角钱还是通用货币,相信很多人多见过甚至用过第四套人民币的贰角,那么自从1980年第四套人民币出版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四十年时间,人民币上的女孩现在是怎么样的呢?

第四套人民币贰角纸币上的两位少数民族姑娘一位叫黄其萍,另一位叫苏春熙。黄其萍是一位土家族姑娘,1958年出生,1976年18岁的黄其萍刚刚高中毕业,响应国家号召前往农村锻炼,1979年为巩固民族团结,庆祝建国三十周年,要在全国范围内的少数民族中挑选讲解员。正好黄其萍是下放农村锻炼的高学历人士,也是所在县的三名代表之一,就这样她被选上了。

时间到了1980年的一天,湖南民族文化宫来了几位摄影师,选了几位身穿少数民族特色服装的少女们拍照,正好当天黄其萍穿着土家族的衣服,就被选入其中,本以为这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次拍摄,让黄其萍没想到的是从此以后她和另外一位姑娘的侧脸就出现在全国人民的眼中,登上了第四套人民币面值贰角的纸币上。

黄其萍并不知道自己的脸已经出现在人民币上,直到1983年文化宫的负责人路过湖南,给黄其萍带来了一张崭新的贰角人民币作为礼物,这时黄其萍才知道自己的照片已经成了印刷在人民币上的图案。

虽然成为人民币上的姑娘会为她带来巨大的好处,但是黄其萍却一身正气,不为所动。2000年黄其萍来到上海任职,就有不少的公司前来找她洽谈合作,想要她做自己公司的代言人,但是面对别人开出的巨额代言费,黄其萍断然拒绝:自己作为被选中的人,怎么能利用国家的器重为自己谋私利呢。

这样可贵的品质支撑着她一步一步前进,并最终从一名普通的讲解员坐到了湖南省农业委员会副主任的位子,这是她不懈的努力和宝贵的品质换来的。在黄其萍知道自己的照片登上了人民币之后,她也找过跟她一起登上人民币的另外一位姑娘苏春熙。

苏春熙1963年出生,在他16岁时就成为了民族文化宫的讲解员,在1980年摄影师到来的那一天,苏春熙也被选中拍摄,当他知道这次的照片有可能会登上人民币时,爱美的苏春熙还去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还专门穿上了自己朝鲜族的衣服,没想到自己和另外一位土家族的姑娘真的被选上。

而今的苏春熙人到中年,生活很幸福,与黄其萍不同的是,很少有人知道苏春熙就是另一个姑娘,当被记者问道如果自己拿着贰角钱去买东西会不会有特殊的感觉的时候,苏春熙却淡然一笑,表示自己将这些事情看得很淡,这是国家给自己的荣誉。谈起为什么很少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时,苏春熙仿佛又变回了以前那个爱美的姑娘,说自己现在和以前的样子差距很大,怕别人知道了难以承受。

这个特殊身份连自己的丈夫都没告诉过,一直到结婚前夕苏春熙的丈夫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印在人民币上的女孩。虽然黄其萍知道了自己和苏春熙的照片登上了人民币时找过苏春熙,但是两人已天各一方,加上通讯条件的简陋,两人竟再也没见到过彼此,这无疑是一种遗憾。一直到二零零六年,阔别了整整26年的两位小姐妹才通了自照相后的第一通电话,听着耳畔的声音,他们彷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在湖南当讲解员的日子。

对于他们来说正值青春年华被选上,但是对于自己却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一直将这件事淡然处之,也没有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为自己谋得财富。也许这样淡泊名利,一身正气的品质正是其他人所缺乏的,这份平常心是永远值得人们学习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