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博物馆书画院院长、博士书法家杨军:翰苑积跬 一笔一墨一世界

个人简介:杨军,1971年出生,河南固始人,艺术学博士后,美术学(书法方向)博士。中国国家博物馆书画院院长,国家博物馆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博士后导师,国家社科基金和国家艺术基金评审专家,第七、八届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院研究员。

荣获第八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二等奖,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三等奖。先后出版《北宋汴京书法文化研究》《跬步集》《北宋时期书画鉴藏与流通研究》等学术专著3部,发表《北宋翰林御书院与书学研究》《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南宋刻帖研究》等学术论文40余篇。参与组织统筹编撰《中国国家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法》《中国国家博物馆藏甲骨文、金文》《中华宝典—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法帖书系》等工作。书法作品在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展出,出版个人作品集4部。

步入位于天衢新区董子文化街的翰墨斋美术馆,几幅书法作品映入眼帘,行云流水、磅礴大气,这些大多出自中国国家博物馆书画院院长、博士书法家杨军之手。

今年51岁的杨军,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攻读博士与博士后期间,先后从事中国书法文化和艺术学理论研究,曾师从著名学者、书坛泰斗欧阳中石先生,原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原院长王文章先生。

杨军的创作不取捷径,而是在传统书法基础上努力探索开拓,并逐渐创造出体现自身学识、人格修养的书法意境。他以方圆结合的跌宕委婉之笔,以自我完整饱满的艺术语言,营造出一个儒雅经典的艺术空间。在他看来,书法不是对古典形式和符号的重复描摹,而是将自己的创作追求融入奔流不息的人类艺术长河之中,激荡出具有独特生命力的浪花。这些年来,先后出版了《北宋汴京书法文化研究》《跬步集》《北宋时期书画鉴藏与流通研究》等学术专著。多次荣获中国书法领域最高奖——兰亭奖。

杨军是河南固始人。固始一语有“欲善其终,先固其始”之意,自古文风昌盛,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固始书法群体备受国内外书法界关注,固始也被中国文联和中国书协命名为“中国书法之乡”。

杨军从小喜欢读书,稍长一些迷恋上书法。因家境清贫,他的第一支毛笔,说起来还有个小故事。当时正上小学,他和班里一个同学不约而同对写毛笔字产生了兴趣,但是大家又都没钱买笔,怎么办?越是难达成的目标似乎越有吸引人的魔力,当想要写字的念头成了一定要写字的执念时,竟然还真给他们琢磨出了一个办法:那位同学拔自己家的羊毛做了两支毛笔来用。而且出于朋友义气,还把稍好的那支给了杨军。“那是我用的第一支毛笔。小时候真的就是喜欢,没有任何功利性,也没现在这么好的条件,更没有想到会把书法作为一种职业。”杨军说。从今天看,这两个拔羊毛写字的小小少年,己经成为当时所有同学中的佼佼者。

从拿起第一支笔,临一篇帖,杨军再没有间断过练字。小时候想要买一本印刷精美的字帖很难,他七八岁第一次接触字帖是叶圣陶的《中学生字帖》,他对这本字帖爱不释手。从相对比较工整的楷书、隶书练起,用心揣摩字帖上字的结构、字型、用笔,从中掌握书写规律。

1986年,杨军考入了固始县师范学校。当时河南省举行“三笔字”(粉笔、毛笔、钢笔)大赛,学校一共选派了3名同学,杨军就是其中之一。这次比赛,杨军获得了钢笔字一等奖、毛笔字二等奖,总成绩第五名并获得全能奖。这次比赛让杨军得到了专家、评委的指点和认可,让他深受鼓舞,树立起了继续练习书法的信心。

中专毕业后,杨军做了中学老师,继续学习的欲望促使他自考了大专、本科。期间,他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一边刻苦练习书法。一天,无意间从《光明日报》上看到一则西北大学文字学书法研究生的招生简章。“学书法还有机会读研究生。”他很受震动,后来查到首都师范大学也招收相关专业。当时考研究生要考的有古代文学、古代汉语、中国书法史、中国书法理论以及书法创作。想到这些考试内容与自身的知识结构比较契合,杨军下决心准备考研。

最难、最头疼的是英语,由于仅在初中学过,杨军只记得26个英文字母。为了攻克这一难关,杨军很是下了一番功夫。笨办法就是先记词汇,他买了一本英文字典来背,共有8000多个词汇,光背这本英文字典就花了将近3年时间。词汇记完以后又开始从高中英语教材买起,然后是许国璋英语、新概念英语、大学英语精读泛读等。最终在2001年考取了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所书法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开始了专业学习书法的道路。

“历史上有一定地位的书家,没有哪一位是靠天天练字临帖练岀来的。”虽然早知晓书法需有学养支撑,但直到开始系统学习之后,杨军才真正发现自己之前练字的单薄之处在哪儿。比起最初的自学书法理论,老师的专业指点,让杨军在书法理论和创作方面有了很大提高。之后他又考取了首都师范大学书法专业博士研究生,师从中国书坛泰斗、著名教育家、著名学者欧阳中石先生和著名学者刘守安先生,攻读书法专业博士学位。

在欧阳中石、刘守安等先生的全方位指导下,他开始在读书、写字、做文章、做学问研究等方面着重下功夫。对于学生,老师从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同门师兄弟出色又年轻,这让已经而立之年的杨军更增时不我待之感。“那个时候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感觉很紧张,想要提升自己。书法的最高境界是书卷气,这种气韵是讨巧功夫培养不出来的。”拿着老师列的书单,他逐步系统地积累起自己的正宗学养。

2012年底,他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后流动站,师从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原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先生做博士后研究,主攻艺术学理论。从中专到博士后,杨军一步一个台阶。整个学习的过程,他将书法当成一门学问来做,他的思想、知识结构也随之不断提高,书法水平更是有了质的飞跃。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所阅既多,所识既广,再重新反复遍临名帖,自然触类旁通,入了正题了。当杨军攻读硕博时期的作品收录成集时,欧阳中石先生为勉励杨军在学习的道路上继续锲而不舍,集腋成裘,为他题签“翰苑积跬”。而老师刘守安则评价其中的作品:“对传统碑帖用功颇深。隶书方拙用笔从《张迁碑》来,结字取《曹全碑》的秀逸。楷书师法魏碑《张黑女墓志》,用笔方圆兼备,结体生动,字形略扁,多有隶书笔意。行书取法‘二王’,清新雅致,形神兼备,自然生动。草书则对怀素、黄庭坚心慕手追,追求笔断意连,纵横开合的气势,通幅于规矩法度中,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流水行云,颇为精彩。从这些书法作品中能够感受到杨军是一个涉猎广泛、技法全面且风格明显的青年书家。”

有自己的风格和面貌,这是极为不易的。其中暗含个人的审美理想,也很见书家的学术修养。杨军在书法审美上,力求高古。2011年6月,杨军正式调入了中国国家博物馆,从事中国古代文物藏品管理研究工作,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中国书画、碑帖方面的艺术珍品,有了更多向古人学习的机会。“研究传统书法艺术,还是要从古人身上汲取营养。我们曾做过一个馆藏古代书法观摩展,唐代的残纸、墨迹,都是不得了的东西。甚至一张地契,用笔、用墨都精妙得很。”杨军说。

杨军的字,如饱学之士春行山上,明媚秀整,沉静有神。近几年,他的书法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应邀对日本进行访问及学术交流并举办书法联展,在新加坡举办书法展览,参加在珠海举办的“七博士书法展”、在天津举办的全国美术学博士邀请展、在广东举办的“明烛天南——全国青年学人书法邀请展”、在北京举办的“书卷风骨”十博士小幅书画精品展……

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所长陈志平教授与他师出同门,相交甚厚,曾如是评价:“杨军作书,一丝不苟。行笔结字,以圆为主,此圆乃意中之圆;用笔铺毫,使转有则,此转乃折中之转。观其气度,如饱学之士,坐于高车驷马之上,揽辔纵横而无骄色者。杨军作书不喜狂怪怒张,偶有逸笔放纵处,亦能妥帖安然,这颇似其为人。杨军敏于人事,达于世务,待人和气,宜其书法之行布严整,气息流通,清风起于行间,明月印于笔底,和畅婉美,一片生机。”

杨军书法功力扎实,在学术研究上也颇有成就。专著《北宋汴京书法文化研究》曾获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理论奖二等奖,全书多维展示出北宋汴京书法文化形态,可以窥见他扎实的文史功底。学术论文《北宋翰林御书院研究》亦获第八届“中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另有多篇学术论文发表于《中国书法》《美术观察》等学术刊物。“写字有自己的风格,做学问有自己的声音,这是我的追求。”杨军说。

欧阳中石、王文章、刘守安几位老师在指导杨军学习书法及做学术研究时,有两个一致的要求:做人、读书,杨军一直奉为准则,他说:“我们常说书品即人品,欧阳修讲‘古之人皆能书,独其人贤者传遂远’,书家的道德修养也是其艺术构成的一部分。”欧阳中石先生对这名学生的“做人和做事”是满意和认可的,一次釆访中,老先生曾说,杨军是他最好的学生之一。

书法学习,功夫在书外。“活到老学到老,板凳要坐十年冷。如果说想在书法上取得长足的进步,不但要做好自己的学术研究,同时要持之以恒地去临习、创作,才能不断进步。”杨军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