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画家赵方军:方寸之间可容大千世界的藏书票

近日,“2019龙门首届国际小版画藏书票艺术展”“2019第十一届全国中小学师生藏书票小版画展览暨教学研讨会”“2019赵方军版画藏书票艺术展”系列版画藏书票艺术展在河南洛阳龙门博物馆开展,小小的一方藏书票,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观展者的关注。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藏书票仍然是有些陌生的名词。确实,藏书票并非起源于中国,它是藏书人在自己所藏书籍的扉页贴的一幅装饰用的小版画,在留白处,藏书人签上自己的名字,以此来表示该书属己所有。

近日,“2019龙门首届国际小版画藏书票艺术展”“2019第十一届全国中小学师生藏书票小版画展览暨教学研讨会”“2019赵方军版画藏书票艺术展”系列版画藏书票艺术展在河南洛阳龙门博物馆开展,小小的一方藏书票,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观展者的关注。

“在欧洲,人们使用藏书票来证明书籍的归属。藏书票通常用版画制作,只需制作一块版,就能印出多张画来,满足爱书人大量藏书的需求。”此次系列艺术展策展人,当代版画艺术家、收藏家赵方军说。

藏书票通常是由图像和文字两部分共同构成,边长都在17厘米以内,其上的文字,除了藏书人的签名,还会有拉丁文字“EXLIBRIS”,即“藏书者的印记”。对于供展览和收藏用的藏书票,设计者也会在它的最底部留下自己的印记,如体现艺术家信誉承诺的序号和总印数、作品名称、艺术家签名以及创作年份。

“说起来虽然简单,但这里面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在用艺术的形式向人们传递信息。”赵方军说。

15世纪中期,德国人约翰森古登堡发明了活金属字模印刷机。随后,出版和藏书逐渐得到普及,藏书票这种艺术形式也随之问世。随着德国中产阶级的崛起,藏书票的款式也越来越多。

18、19世纪,藏书票走出德国,在英国、法国等国家盛行开来,随后传入日本,20世纪30年代传入中国。1935年,在现代版画会主编的《现代版画》第九集和日本出版的《趣味的藏书票》第二集中,版画家李桦、赖少期、刘兴宪、刘仑等发表了他们的藏书票作品,而他们正是中国最早的一个藏书票创作团体。

翻开一本书,首先看到的是一幅与精美的装帧设计相配合的藏书票,不但增加藏书的装饰效果,而且还能够表达读书人的胸怀和心愿。不过目前,版画形式的原作大多只会出现在艺术交流、收藏、展览,已成为一种微型艺术品,人们更加突出和强调它的艺术性。

“看到藏书票就能让人想起藏书背后的故事。”赵方军说,“方寸之间可容大千世界,我相信有着纸上蝴蝶美誉的藏书票会飞向更多的读书人和藏书人。”(记者刘高阳)

【国际大宗商品早报】纽约金价全周累跌约1.7% 芝加哥农产品全线日):A股市场行情

【国际大宗商品早报】纽约金价全周累跌约1.7% 芝加哥农产品全线日):A股市场行情

【国际大宗商品早报】疫情反弹拖累国际油价回落2% 避险情绪提振金价全周累涨逾1%

【国际大宗商品早报】南美干旱促美盘农产品全线上涨 国际油价延续回升续涨超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