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快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

8月26日上午,采菱小学的部分快报小记者们参加了由武进文广新局、恽南田美术馆、武进书画院主办的“常州武进首届中小学藏书票作品展暨鹿取武司美柔汀邀请展”开幕仪式。活动中,小记者们不但了解了藏书票艺术的由来、首届中小学师生藏书票作品展的规模以及获奖情况,而且还与日本知名版画艺术家鹿取武司先生面对面交流,了解其创作背后的故事,真是收获满满!

藏书票通常画在一本书的首页,是一种小小的标志,以艺术的方式,既标明藏书的拥有者,又让书籍充满了文化的气息。藏书票的发源地在欧洲。欧洲的藏书票中有凸版、凹版,还有平版、漏版的,各式各样的藏书票精美别致。中国的藏书票虽起步较晚,但涌现了许多有名的作家周丽、雪儿、陈小凤……其中我最喜欢的还是阿卡迪的关于青蛙王子的那一幅。因为上面的青蛙王子、公主和皇宫,都画得栩栩如生,引人入胜,乍看之下,仿佛走进了童话世界呢!

这次活动,我印象最深的是采访鹿取武司爷爷。大家对采访鹿取武司爷爷早已迫不及待了,一个个把鹿取武司爷爷围在中间,都争先恐后地举手提问。我恭恭敬敬地向爷爷鞠了个躬,有礼貌地问:“鹿取爷爷,您好!您是怎么喜欢上藏书票的?您参加过多少次藏书票比赛?请问您最喜欢哪一种藏书票……”和蔼可亲的鹿取武司爷爷耐心地回答了我的问题。我仰着小脸,一边专心地聆听,一边认真地记录。最后,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红着脸说:“鹿取爷爷,我想和您握个手,可以吗?”鹿取武司爷爷微笑着点了点头,热情地握住了我的小手。爷爷的手宽大而有力,顿时,一股暖流涌遍了全身。

我和小伙伴们一起来到了藏书票博物馆,见到了来自日本的鹿取武司先生,他和我们讲话都是日语。一发声,我都惊呆了,听得我云里雾里,不过鹿取武司先生很亲切,一直笑呵呵的。接下来我们大家一起来到了藏书票的展馆,看见了名人画的小刺猬,了解了凹版、凸版、平版、漏版四种藏书票,还看到了一个有名的石林。随后我们又去了二楼和三楼的美术展,还对鹿取武司先生进行了专访,最后大家一起去看画展,看了《白蛇传之法海》《大白》《三毛》等等,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开心极了!

到达目的地,我的心情十分激动。参观的地方设在美术馆的五楼,我们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乘电梯到了五楼。我看到了五颜六色、色彩斑斓、五彩缤纷的藏书票,还有各位藏书票名家的介绍以及各种与众不同的玉石。

解说员开始为我们介绍藏书票,德国的“刺猬”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藏书票,至今流传全世界有500多年历史,而进入我国也已有100多年历史。藏书票分为四种:凹、凸、平、漏。接着,我们去采访日本著名的艺术家鹿取武司爷爷。我向鹿取爷爷提出了两个问题,“让您最骄傲的藏书票是哪一种?您觉得哪一种最不好?”采访结束后,我们和鹿取爷爷一起合影留念,合影的时候我心里非常激动呢!

到达藏书票博物馆,我见到了日本知名版画艺术家鹿取武司爷爷。他慈祥的双目不停地看着我们,还常常用日语向我们打招呼。其他的小记者争先恐后地与他拍照留念,我也迫不及待地加入其中。在三楼,我们还参观了鹿取武司爷爷的个人作品展,听着他介绍着自己的作品……终于到我们采访鹿取武司爷爷的环节了,陈文丽、梁俊杰……都争先恐后地采访,唉,可惜,时间过得好快,我迫不及待上前时,时间不允许了,真的好遗憾。

这次小记者活动,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是藏书票,藏书票与版画的区别,还有好多藏书票名家……在藏书票博物馆里,我还发现了中国美协会员崔正植的作品,他博学多才,擅长套色木刻。还有很多的文学作家,他们也有很多的藏书票,每一幅都特别的精美。

一路上,我激动而又紧张,恨不得一下子就到达展馆。在“漫长”的二十分钟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老师先组织小记者们与日本知名艺术家鹿取武司进行拍照留念,拍照结束后我们参加了开幕仪式。

接下来就是我最感兴趣的部分了,我们参观了藏书票博物馆——首届中小学师生藏书票作品展和鹿取武司个展。参观时,王老师给我们讲解了什么是藏书票,藏书票的由来,藏书票与版画的区别,藏书票有哪四版……同时,我们还欣赏了不同的藏书票作品,其中包括我们采菱小学的获奖作品。参观结束后,小记者们与日本知名版画艺术家鹿取武司面对面交流,有几个小记者激动地向鹿取爷爷提问采访:“我可以和您握个手吗?”“您一共参加了多少场这样的活动?”……我们了解了其创作背后的故事,并且深深感受到了鹿取爷爷的和蔼可亲,可以说是收获满满。采访结束后,快报小记者与日本知名版画艺术家鹿取先生以及老师合影留念。

通过参观藏书票博物馆活动和采访鹿取武司爷爷,我了解了著名的藏书票,不仅培养了兴趣,还增长了见识,锻炼了能力。

到达藏书票博物馆,一进门,一幅幅制作精美、色彩斑斓的藏书票呈现在我们的眼中,动漫人物、风景图案、人物造型等等,把我们领进了艺术的世界。听讲解员说,藏书票艺术起源于15世纪下半叶的欧洲,至20世纪发展为繁盛时期,日前已逐步扩展到亚洲、澳洲、北美洲等地区。世界上有许多著名的版画家都参与过藏书票的设计、创作。藏书票大约在20世纪20年代传入中国,从30年代开始,中国也有许多版画家投身于藏书票的创作。

紧接着,我们便去采访日本知名艺术家——鹿取武司。“鹿取武司爷爷,您的创作风格是什么?”“鹿取武司爷爷,您的作品中哪一幅最令您自豪?”等等。鹿取武司爷爷用日语回答我们的采访。我们听得似懂非懂,还好有他的助手给我们进行了翻译,大家都听得很认真。最后,我们还和鹿取武司爷爷合影留念。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制作的藏书票获得了武进区三等奖哦!同时,学校组织我们快报小记者去参加了藏书票活动。

开幕式上,凤凰谷的工作人员为我们介绍了现场的到访嘉宾,其中包括了我们的采访对象——日本知名版画艺术家鹿取吾司先生。

讲解员带我们来到了藏书票博物馆,给我们讲了藏书票的来历和作用。藏书票来自于欧洲,作用是如果有一本你喜欢的书,就制作一枚小的藏书票贴在书的首页,比如,你只做了一枚小花的藏书票,就表示你非常喜欢这本书。讲解员告诉我们藏书票分为凸版、凹版和平版、漏版,我们用的都是凹版,藏书票下面一般有两个名字,一个是拥有者的名字,一定是制作者的名字。

然后我们开始采访鹿取吾司先生。我采访的问题是,“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藏书票的?”他回答是在35岁的时候,“您制作藏书票的时候遇到过什么困难吗?”他说制作时容易把东西给刮坏。采访结束后,解说员告诉我们美容汀是鹿取先生用的刻刀,这种刀是刮的,只会刮除黑白两种颜色,所以大多数鹿取先生的作品几乎都是黑白两色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