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鸿向远 丹青追梦——记张大千传人著名书画家马保金

作为张大千传人中的佼佼者,书画家马保金先生对鸿雁钟爱有加,他创作了一系列鸿雁作品,绘鸿雁之美、赋鸿雁之情、颂鸿雁之品格。其中一幅名为《追梦》的作品,金黄色背景下,中央一轮骄阳映照着两只比翼奋飞的大雁,它们飞掠青蓝色的芦苇,身姿昂扬向上,给人以振翅奋发、一往无前的气势。作品题有汪国真的诗词,“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展翅九天巧借风,高歌一曲震苍穹,纵观湖泊千层浪,横阅山峦万仞峰……”这首《鸿雁颂》是马保金先生的另一幅鸿雁画作的题记。这幅作品不仅赞美了鸿雁不畏艰难、寒来暑往、展翅九天的风采,同时也抒发了这位丹青追梦人的滔滔情怀。

马保金出身翰墨世家,自幼受父亲影响,耳濡目染,临习不辍。后有幸拜入大千画派,成为张大千传人,他认真研习张大千的书画艺术,得到多位大千弟子悉心授艺,在传统笔墨的基础上焕发新意,金碧青绿山水得大千神韵。他工作之余,痴迷作画,同时借助美学基础,自学商业设计,并通过了国际商业美术设计师认证。

正值事业如日中天之际,马保金却从职场急流勇退,全身心投入到书画创作中。此后他潜心研习张大千的书画艺术,经数年积淀,功不唐捐、玉汝于成,在秉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创作出新的意境。马保金现为河北大风堂画院院长、四川大风堂画院副院长、天津大风堂画院副院长、河北美术家协会会员、原国家包装设计联合会全国委员,作品多次在国内知名拍卖行高价成交,被港澳、台湾,以及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等艺术馆和个人收藏。

二十世纪20年代,张善子、张大千在上海西门路西成里“大风堂”开堂收徒,传道授艺,所有弟子们皆被称为“大风堂门人”,也称大风堂画派。由于张大千在北京、天津以及河北有着很长一段时间游历和艺术创作过程,故而根据大风堂同门录记载,京津冀三地门人弟子众多,而且不乏大师级的书画名家。

马保金先生作品得到了“大风堂”前辈的认可,张大千女儿——著名书画家张心庆亲笔为其题签作品集,并在其作品题跋“保金世侄,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老妪张心庆时年八十有五”。张大千亲传弟子,时年九十七岁的著名书画家龙国屏看到马保金作品后,欣然为他题写斋号“和园”匾额以示鼓励。张大千亲传弟子百岁翁萧允中也为其题写“大风激扬”四个字。

曾有曰:擅工笔者不擅笔墨,擅写意者不能工整。马保金先生却可以兼工带写,尤其独爱朱砂画。在不断的学习与研究中,马保金做到了将山水、人物、花鸟、动物及书法篆刻融会贯通,博观约取、厚积薄发,让他的作品艺术表现形式更加丰富,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是一位人物、山水、花鸟、动物、佛像全才的书画家。马保金的工笔花鸟吸收两宋及张大千之法,融汇陈老莲笔意,多以青绿施色,华丽而雅俗共赏;他的写意花卉笔墨潇洒之外常配以工笔草虫跃然纸上,笔下的蝈蝈、螳螂、蜻蜓等生动灵巧之极,须臾之间一只鸣蝉跃然纸上,令许多观者赞不绝口,于是便有了“一只蝉”的美誉。

马保金于绘画之外还专攻隶篆,上学秦汉,下习清代大师及今贤,顿挫得法,方圆兼备,浑厚凝重中有灵性且金石味浓,形成了其独具个性的书风。篆刻亦能将秦汉和清代邓石如、吴让之精神融于一体,方寸之间法度具备。

画家黄宾虹有言“画之大者,品格为上”。马保金先生把丰富的情感,人间的善意和灵魂的美以细腻的笔触在作品中体现。他广览群书,习画外之功,将太极和琴韵融入书画,内外兼修。他常教导学生、弟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引导他们励志如冰、业精于勤。

马保金热衷于公益慈善捐赠,更是不惜拿出精品力作被慈善家收为囊中。他的菩萨和飞天作品、巨幅心经篆书条屏被大德高僧看重并珍藏。在张大千传人中,马保金先生是当代颇具潜质的书、画、印全能艺术家。河北电视台《河北美术》栏目曾以“大风起兮——青年书画家马保金专访”给予报道。

“一切景语皆情语”,马保金先生把自身所要抒发的感情和表达的思想寄寓在景物上,他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而惟以求真的态度做踏实的功夫,他扎根生活,师法自然,出古为新,创作出一幅又一幅百姓喜闻乐见的正能量作品。他是一只永不停息的鸿雁,逐日翱翔、高歌向远,凝匠心于情怀,以初心致未来……

作为张大千传人中的佼佼者,书画家马保金先生对鸿雁钟爱有加,他创作了一系列鸿雁作品,绘鸿雁之美、赋鸿雁之情、颂鸿雁之品格。其中一幅名为《追梦》的作品,金黄色背景下,中央一轮骄阳映照着两只比翼奋飞的大雁,它们飞掠青蓝色的芦苇,身姿昂扬向上,给人以振翅奋发、一往无前的气势。作品题有汪国真的诗词,“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展翅九天巧借风,高歌一曲震苍穹,纵观湖泊千层浪,横阅山峦万仞峰……”这首《鸿雁颂》是马保金先生的另一幅鸿雁画作的题记。这幅作品不仅赞美了鸿雁不畏艰难、寒来暑往、展翅九天的风采,同时也抒发了这位丹青追梦人的滔滔情怀。

马保金出身翰墨世家,自幼受父亲影响,耳濡目染,临习不辍。后有幸拜入大千画派,成为张大千传人,他认真研习张大千的书画艺术,得到多位大千弟子悉心授艺,在传统笔墨的基础上焕发新意,金碧青绿山水得大千神韵。他工作之余,痴迷作画,同时借助美学基础,自学商业设计,并通过了国际商业美术设计师认证。

正值事业如日中天之际,马保金却从职场急流勇退,全身心投入到书画创作中。此后他潜心研习张大千的书画艺术,经数年积淀,功不唐捐、玉汝于成,在秉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创作出新的意境。马保金现为河北大风堂画院院长、四川大风堂画院副院长、天津大风堂画院副院长、河北美术家协会会员、原国家包装设计联合会全国委员,作品多次在国内知名拍卖行高价成交,被港澳、台湾,以及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等艺术馆和个人收藏。

二十世纪20年代,张善子、张大千在上海西门路西成里“大风堂”开堂收徒,传道授艺,所有弟子们皆被称为“大风堂门人”,也称大风堂画派。由于张大千在北京、天津以及河北有着很长一段时间游历和艺术创作过程,故而根据大风堂同门录记载,京津冀三地门人弟子众多,而且不乏大师级的书画名家。

马保金先生作品得到了“大风堂”前辈的认可,张大千女儿——著名书画家张心庆亲笔为其题签作品集,并在其作品题跋“保金世侄,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老妪张心庆时年八十有五”。张大千亲传弟子,时年九十七岁的著名书画家龙国屏看到马保金作品后,欣然为他题写斋号“和园”匾额以示鼓励。张大千亲传弟子百岁翁萧允中也为其题写“大风激扬”四个字。

曾有曰:擅工笔者不擅笔墨,擅写意者不能工整。马保金先生却可以兼工带写,尤其独爱朱砂画。在不断的学习与研究中,马保金做到了将山水、人物、花鸟、动物及书法篆刻融会贯通,博观约取、厚积薄发,让他的作品艺术表现形式更加丰富,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是一位人物、山水、花鸟、动物、佛像全才的书画家。马保金的工笔花鸟吸收两宋及张大千之法,融汇陈老莲笔意,多以青绿施色,华丽而雅俗共赏;他的写意花卉笔墨潇洒之外常配以工笔草虫跃然纸上,笔下的蝈蝈、螳螂、蜻蜓等生动灵巧之极,须臾之间一只鸣蝉跃然纸上,令许多观者赞不绝口,于是便有了“一只蝉”的美誉。

马保金于绘画之外还专攻隶篆,上学秦汉,下习清代大师及今贤,顿挫得法,方圆兼备,浑厚凝重中有灵性且金石味浓,形成了其独具个性的书风。篆刻亦能将秦汉和清代邓石如、吴让之精神融于一体,方寸之间法度具备。

画家黄宾虹有言“画之大者,品格为上”。马保金先生把丰富的情感,人间的善意和灵魂的美以细腻的笔触在作品中体现。他广览群书,习画外之功,将太极和琴韵融入书画,内外兼修。他常教导学生、弟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引导他们励志如冰、业精于勤。

马保金热衷于公益慈善捐赠,更是不惜拿出精品力作被慈善家收为囊中。他的菩萨和飞天作品、巨幅心经篆书条屏被大德高僧看重并珍藏。在张大千传人中,马保金先生是当代颇具潜质的书、画、印全能艺术家。河北电视台《河北美术》栏目曾以“大风起兮——青年书画家马保金专访”给予报道。

“一切景语皆情语”,马保金先生把自身所要抒发的感情和表达的思想寄寓在景物上,他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而惟以求真的态度做踏实的功夫,他扎根生活,师法自然,出古为新,创作出一幅又一幅百姓喜闻乐见的正能量作品。他是一只永不停息的鸿雁,逐日翱翔、高歌向远,凝匠心于情怀,以初心致未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